王義桅
  從大國崛起的角度,國際社會常常將今天的中國與當年的德國相提並論。這基本上是誤導輿論,因為中國是自成體系的文明母體,自秦朝以來就是大一統的國家,而德國直到19世紀下半葉才實現統一,是基督新教國家。然而,就其衝破現有話語體系角度而言,兩者還真有些類似。
  在歐洲,“文明”是英、法等先發國家的專利。德國最早成為西方文明的反抗者。斯賓格勒的《西方的沒落》將文化界定為精神層面,而文明為物質層面。以“德意志中心論”取代“西方中心論”,成功讓德國精神上站起來。在斯賓格勒之外,另一位德國人馬克斯·韋伯在《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》一書中,揭示了資本主義領先世界的奧秘:新教,而德語地區是新教發源地,因此德國崛起是引領資本主義先進文明的自然結果。
  中國的斯賓格勒、韋伯在哪裡?換言之,中國如何面對普世價值,以精神立國?中國崛起如何開創人類嶄新的文明形態而不只是民族復興?如何尋找到中國現代化的五千年文脈?這是中國的學術自信、學術自覺必須解決的問題。筆者在《海殤?——歐洲文明啟示錄》一書對此做了初步探討。然而,更多的問題有待回答。概況起來,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,關鍵詞是復興,三大問題待釐清:
  其一,復興到何種程度算夠?復興之後就不發展了嗎?其二,中國為何要復興?被西方打敗的國家多的是,其中還不乏文明古國,它們就不復興了嗎?其三,如何對待他國的復興?西方國家本身要不要復興呢?如果大家都復興,地球夠用嗎?
  這說明,中國夢是在自立、自強基礎上的自尊訴求,通過不爭論的方式尋求國內對未來發展前途的最大共識,同時打造新的國際身份,尋求國際社會對中國發展的認可,依次承擔以下三方面歷史使命:
  一是正源,也就是要回答中國復興的源頭在哪裡的問題。中華原生文明是中國夢的不竭源泉。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,其實也是在復興並超越五千年中華文明成就。同時,世界對中國夢的需要和期盼,是中國夢的不竭動力。通過復興中國而復興世界,是中國夢的歷史使命。世界對持久和平與共同繁榮的需要,是中國復興的永恆追求。世界對中國的需要就是中國復興的限度。在這一過程中,中國夢讓中國成為自己——再造中國。
  二是正名,解決中國為何要復興的名分問題。為此,須突破普世價值與中國特色的矛盾。中國夢將西方普世價值包容成人類共同價值,還原世界的多元性。為什麼是中國?因為中國是古老文明中唯一延續至今,未被西方所殖民掉的古老文明。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,是歷史上唯一世俗文明的偉大復興。要為中國崛起正名,同時也為社會主義正名,必須撰寫出《世俗倫理與社會主義精神》這樣的書,說清楚中國崛起是世俗倫理開創社會主義精神的自然產物,中國夢的終結目標是開創人類新文明——社會主義文明,才能讓中國夢為世界之所期、各國人民之所盼。在這一過程中,中國夢通過包容西方,讓西方成為自己——再造西方。
  三是正道,也就是中國如何對待他國的復興?我們期待各國的復興,回歸人類正道。中國夢的價值在於為世界轉型提供“源於中國而屬於世界”的器物、制度與精神公共產品。中國夢在吹響中華文明復興號角的同時,也在開啟全新世界夢的時代。在這一過程中,中國夢通過包容世界,讓世界成為自己——再造世界。▲(作者是中國人民大學國際事務研究所所長、國際關係學院教授)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傢俱直營店

lo45loiuj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