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上7點多,棉紡路上的鄭州一棉夜市又熱鬧了起來,100多米的道路兩邊,是一家緊挨一家的夜市攤,餐車上打著各自的招牌和品種“羊肉串、炒涼粉、砂鍋、串串香……”每個攤子都人氣很旺,燈火通明,觥籌交錯,叫賣聲、划拳聲不絕於耳,燒烤的油煙就瀰漫在空氣中。
  在夜市老闆生意興隆、食客吃得爽快的同時,居住在附近和由此經過的市民,對夜市卻少有好感。
  昨日,張女士撥打晚報熱線96678說:早市菜市場堵車出不來,晚上夜市堵車進不去,小區業主怨聲載道,望媒體關註。
  除了堵車外,油煙、噪聲、衛生,夜市過後的油漬、污漬,都讓周圍的居民苦不堪言。鄭州一棉夜市呈現出來的“夜市綜合徵”,可以說是鄭州夜市的典型代表。 鄭州晚報記者 張翼飛 文/圖
  曾是一大堵點,最近剛剛打了隔離樁,但高峰期依然不好走
  6月25日晚8點,鄭州晚報記者來到一棉夜市,棉紡路上,夜市攤的桌椅直接擺在人行道上,推著“烤麵筋”、“臭乾子”等小車的流動攤販,更是隨意占道,每當棉紡路上車流量大的時候,這裡便堵成一片,遇到東西方向有往錦藝城小區和一棉家屬區進出的車,更是水泄不通。
  從南門進去,首先是幾個燒烤攤,“胖子燒烤”、“眼鏡燒烤”、“李記燒烤”……炭火很旺,燒烤師傅往爐上的肉串上撒各種佐料,然後拿扇子猛扇,頓時,火星點點,濃煙滾滾,味道嗆人。旁邊有大電扇對著燒烤爐吹,風向一變,路人便無處躲藏。
  這裡的夜市攤有三四十家,路兩側的餐車前,都豎了一排黃黑相間的隔離樁,高約50釐米,樁與樁的距離也很窄,餐車被它們攔住,無法前移。所以,路算是騰出來了。但是,一些食客把電動車橫七豎八地擺在餐車前,通過的車輛還需小心躲避。一個賣布袋饃的小伙子說,這些樁子打上去有一個多月了,可能是堵路問題反映突出後,管理部門採取的對策。
  衛生狀況差,油煙噪聲大,食客在居民樓附近的角落“方便”
  為了拉生意,各夜市攤點都在高聲攬客,叫賣吆喝,加上食客們的猜拳行令之聲,震得耳膜生疼。在攤位上,食客用過的餐巾紙、花生皮、螺絲大蝦殼扔得到處都是;一個“特色涼菜”的餐車底下,用過的一次性筷子、杯子等滿滿噹噹,一個大水盆里堆著用過的碗盤等待清洗,而另一個塑料大桶里可能就是清洗用的水,水的顏色也很深了,剩菜、剩飯堆在一旁,蒼蠅在周圍飛來飛去。
  記者註意到,正對著夜市的居民樓上,大部分窗戶都緊閉著,樓洞前頭還有鐵絲網封住了通道。很明顯,居民是防止有人進入樓內。據瞭解,這樣一個頗具規模的夜市,附近沒有公共衛生間,很多食客都是就近找個隱蔽點的角落悄悄解決。晚上10點多的時候,記者就看到一個光背男子,徑直走到居民樓前的一棵樹下,旁若無人地小便。一走進這附近的行道樹,臊味撲鼻。
  “我就住在臨街。”盧女士說,“晚上嚷嚷得太亂了,有時候把剩菜剩飯倒在路邊了,特別是不自覺隨地大小便的人,氣味很大,夏天我都得關著窗戶。”
  “你們這衛生啥的沒人管麽?”記者詢問一位賣串串香的老闆。“都是這,咋管?有人吃,有人賣,有人收管理費,大家高興。”他顧不上和記者多說,忙著把客人點的涮菜泡進熱鍋里。
  問題由來已久,也曾多次整改,總是“治標不治本”
  反映一棉夜市存在的問題,附近居民從來沒有中斷過。早在2011年10月,網友就在商都網發帖,質疑夜市的髒亂差。
  當時,中原區秦嶺路辦事處在網上做出了答覆:“2000年左右,一棉北門附近只有兩家飯店在店外搞夜市經營,隨著2006年原鄭棉一廠實行改製,大量員工離開了工作崗位自謀職業,部分職工在家屬院內做一些小生意維持生計,主要從事小百貨和夜市攤點。另一方面,隨著城市外來流動人員的增多,一部分人也在此經營夜市……辦事處也非常希望把夜市徹底取締……”
  據瞭解,辦事處曾對夜市進行了集中整治,但近3年過去了,這個夜市除了打上隔離樁,沒有大的改觀。
  (原標題:一棉夜市令附近居民頭疼 期待相關部門督促治理)
創作者介紹

傢俱直營店

lo45loiuj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